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爱网相亲诈骗疑云:花了几千也要不到女方联系方式

来源:法治周末 发布日期:2016-08-24 10:32:35

 “本以为能寻觅到真爱,没想到,钱被骗走了,心也伤透了……”近日,婚恋网站“表爱网”被多位用户质疑其涉嫌相亲诈骗。用户反映,由公司工作人员冒充女会员跟男会员进行恋爱,骗取他们交会员费、绑定费等;而如果男会员没有交费,心仪的女会员也就消失不见。

 疑云笼罩“表爱网”

 要知道,“表爱网”号称“由专业爱情顾问提供服务”,会员采取实名制注册,成功率更是高达88%;那么,用户所反映的究竟是个别事例还是普遍现象?真相究竟如何?

 花了几千元也要不到女方联系方式

 “有个女孩对你表示好感,向你发送了秋波……”在注册完表爱网之后,家住湖北的邵先生几乎每天都能收到网站工作人员的来电。

 今年27岁的邵先生还是单身,7月初,他偶然在网站上看到“表爱网”婚恋网站,便随手填写手机号码进行了注册,没料到,还真“中了头彩”,自己心仪类型的姑娘碰巧也相中了自己。

 而在“表爱网”上,只能简单的用表情打招呼、发秋波等,如果想和对方对话,需要通过“爱情信使”服务委托红娘在中间进行传达,或者开通VIP会员可以发起在线聊天。

 为了谈一场真心的恋爱,邵先生通过“爱情信使”服务告知该女孩,希望得知真实的姓名、职业、所在城市。女孩回复称,自己真实姓名为朱倩倩,是一位幼教,和邵先生位于同一个地区。邵先生将这一情况和红娘核实,红娘给出的答案和朱倩倩的回答一致。

 “红娘还说,这个女孩都已经因为我开通会员了,希望我不要错过。”得知照片上清纯可爱的女孩竟然和自己在同一个城市,成功的几率似乎极大,邵先生便心动了,于是花费2999元开通了水晶会员。

 恋爱刚谈4天,朱倩倩表示想要绑定“单线联系”,即两个人单独对话,不会再收到其他人的示意和打扰。沉浸爱海的邵先生一口答应,随后便花费4888元绑定了“单线联系”。

 然而,邵先生的情路似乎有些坎坷——绑定之后还不到一个星期,女孩又抱怨“你不懂我”,要求邵先生和她一起开通“情感老师”,而仅这一项费用就需要5888元,作为普通工薪阶层的邵先生没有马上同意,而是表示考虑一下。

 “这几天,红娘天天打电话催我开通;再想到朱倩倩跟我聊天总是在固定的时间点,而且感情再亲密,她也不告诉我的手机或其他联系方式,只说等见面以后再说。”邵先生感觉到蹊跷,他认为,如果真的有真感情,不会让他一直交费而毫无负担。

 “而且,她说喜欢花,我想亲自送给她,而她却要我在网站上花一千多元钱买虚拟的花送给她。”邵先生没有被爱冲昏了头,他感觉不对劲,就没有开通“情感老师”服务。而这时曾经“你侬我侬”的朱倩倩,态度也发生了转变,回复的频次少之又少。

 无独有偶,广西的陈先生遇到的,同样是“家住同一地区的幼教”——“李婷婷”。陈先生在3月份注册表爱网后,因注册“水晶会员”、绑定“生生世世”、请“情感老师”等,花费达到一万三千多元。最后,女孩以“叔叔生病”为由,便不再对其进行回复,整个过程里,他同样没有要到女孩的联系方式,更别提见上一面。

 值得一提的是,在“李婷婷”消失后,感觉被骗的陈先生用百度识图对其头像进行识别,发现照片竟然来自于网络红人图片。

 对于上述人员的遭遇,8月20日,法治周末记者给表爱网公司邮箱发去采访邮件,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记者致电该公司客服电话,也未收到相关负责人的回电。

 莫名被“托”冒充

 “我虽然没有被骗钱,但表爱网从非法渠道得到我的信息、并拿我信息多次去骗别人,还拒绝删除我信息,该怎么办?”8月5日,来自哈尔滨的赵女士在微博上求助。

 8月21日,法治周末记者联系到赵女士,得知她遇上的事情,得从一个陌生人“艾先生”发来的短信开始。

 “你真的不肯沟通一下,你难道不想知道我的现况什么样子,我有多难吗?”2月24日,赵女士收到了这样一条莫名其妙的短信。

 “我不知道‘表爱网’是不是真的存在欺骗……刘小金这个人是否真的存在,没有通过电话,面也没见到……要不就是表爱网自己内部设的一个骗局……你们难道不觉得心理内疚吗?”这位艾先生继续自说自话。

 在看到“表爱网”3个字时,赵女士猛然想起曾有位自称“表爱网”红娘的人给她打过电话,问其要不要跟同城一位男士见面,“可我从来没有在‘表爱网’注册过啊”。

 半个月后,赵女士又收到艾先生的短信,指责其是“表爱网”的托、欺骗他感情时,赵女士这才恍然大悟:“应该是‘表爱网’的人假冒我,推脱不和男会员见面,而这位会员一直强烈要求,他们没有办法,才联系到我;而我没有答应,他们就又拖了半个月时间;最后实在没法,就把我的资料给了这位会员,发生了后来的事情。”

 “可是,我的资料怎么在‘表爱网’上出现?”成为赵女士心中另一个疑惑。而之后,“表爱网”客服的致电,使得她的疑惑加倍,“因为客服咬定就是我填写的资料,说我注册的时间早在其公司成立之前”。赵女士回想起,早在三四年前,她曾注册过名为“红娘网”的相亲类网站,当时填写了自己的信息、上传了照片,后来不想充值成为会员,就再也没有登录过。

 “没想到几年后,‘表爱网’的客服工作人员联系我,说有男士看了我的资料想要联系;在我要求网站将我资料删除时,客服表示会关闭我的主页,将不再被其他人看到;可在之后的几个月里,我先后又接到过‘表爱网’客服的两次电话,又是有人想要和我见面……”赵女士颇为无奈。

 同一个“龚大伟”同一个“套路”

 那么,“表爱网”和“红娘网”之间有何渊源?

 “表爱网”官网显示,其经营公司是广西表爱科技有限公司;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广西)查询,该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注册资本为32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龚大伟。

 法治周末记者搜索“红娘网”发现,该网址已无法打开。在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查询,该网址显示的主办单位为合肥红心娘网络婚恋服务科技有限公司。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安徽)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注册资本50万元,在2015年11月19日之前,龚大伟作为股东、发起人,出资占比90%;今年7月,因“2015年度,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第八条规定的期限公示年度报告的”原因,该企业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不仅红娘网和表爱网的股东都有龚大伟,其还投资过‘相亲网’‘彩葵网’等诸多网站。”群里一位来自浙江的叶先生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他曾在2014年10月上过“相亲网”的当。

 “在‘相亲网’注册完后,起初也是工作人员打电话说有女生对我有好感,发秋波之类的,一直打电话问我个人情况、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然后抓住你的心理,一步一步将你往里套。”叶先生说,这也是他质疑表爱网的主要原因,因为有“相同的股东、相同的套路”。

 而叶先生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今年7月,合肥“牵手网”“寻爱网”诈骗案在当地庐阳区人民法院开庭,被指其公司22名员工与3000余名会员“谈恋爱”,而该公司法人代表张启建在庭审时自曝,他使用的“牵手网”“寻爱网”网络平台直接拷贝自“红娘网”,并声称合肥至少有160家网站使用了相同的网络平台。

 搜索发现,此前就有媒体曝光“红娘网”“彩葵网”“相亲网”。早在2013年2月,《合肥晚报》发表《合肥红娘网遭媒体曝光 部分承认自身问题和漏洞》;2014年11月,山东广播电视台公共频道《民生直通车》节目曾曝光过男会员在相亲网的经历;2016年4月,《生活日报》发表《彩葵网找女友 七万五没捞着见一面》等,其中男会员的遭遇与现在“表爱网”用户反映的情况大体相似。

 记者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山东)查询,“相亲网”的经营公司——济南相亲相爱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2011年6月成立,龚大伟是股东之一。2016年3月,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与企业取得联系”的原因,该企业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现在‘相亲网’‘彩葵网’都早已打不开了,可能曝光后就关闭了,然后换一个新的‘门面’再行骗。”叶先生猜测。

 8月20日,在“表爱网”上花费两万多元的徐先生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由于“气不过”该公司的作为,自打去年12月感觉被骗后,就一直想要公司“给个说法”。数次沟通无效后,8月1日,徐先生赶到广西表爱科技有限公司。

 一百多平方米的地方,只剩一些不要的桌椅横七竖八地摆在那儿,网线、废纸箱在地上胡乱堆砌,灰尘在空中悬浮还未落地……徐先生回忆,当时眼前的场景,让他倒吸一口冷气。“负责接待的财物部工作人员时某说,公司要装修所以往外搬,我却感觉这是要躲吧?”他说。

 然而,时某以保护女会员隐私为由,拒绝徐先生“一探究竟”的请求,结果又是不了了之。

 网站提供假信息或涉嫌诈骗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表示,如果婚恋网站存在提供信息不真实,甚至无中生有、指派工作人员冒充异性会员与网站会员开展聊天,若查证属实,则涉嫌欺诈;如果反复以欺诈的方式为核心盈利模式,且主观故意,涉及金额巨大、人数众多,则涉嫌构成诈骗犯罪。

 浙江金道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延来认为,该事件中,婚恋网站的主要责任人、涉事员工,如果确实通过冒充女会员的方式让男会员产生错误认识,从而进行支付会员费的财产处分行为,则涉嫌以欺诈的方式订立合同,会员可以主张撤销合同返还费用;如数额达到一定金额,则可能被认定为诈骗罪。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诈骗公私财物价值三千元至一万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彭新林指出,法治周末记者接触到的3位用户——湖北的邵先生、广西的陈先生、安徽的徐先生,遭受的经济损失均已超过三千元,数额较大,涉事的婚恋网站涉嫌诈骗罪;同时,根据刑法修正案(九)第二百八十七条之一规定,其还涉嫌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与诈骗罪构成牵连犯。

 “如果用户证据充分,足以证明该婚恋网站经营者或从业者人员存在诈骗嫌疑,可向当地公安报案,要求追究相关人员诈骗罪的刑事责任。”同时,北京同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郭香龙也指出用户维权的难点所在,因为婚恋情感带有较强的个人主观感受,评价标准缺乏客观性,故实践中难以形成有力的证据证明存在完全的诈骗事实;建议受害用户之间加强团结,集体对相关信息进行筛选,选取有价值的信息,例如,同一个工作人员同时在与若干受害用户“恋爱”等,以此证明婚恋网站没有向受害用户提供婚恋服务的真意,明显是为了骗取会员缴纳费用,从而向公安机关提供高质量的报案材料,以便尽早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维护广大受害用户的财产权益及精神权益。

(原标题:爱网相亲诈骗疑云:花了几千也要不到女方联系方式)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