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假记者格祺伟横行地方民企通吃 被称“二官员”

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日期:2013-10-22 14:38:24

他不是记者,却到处以“记者”和“媒体”名义大肆敲诈勒索;他自封“全媒体记者”、网络“意见领袖”,却只将网络作为非法获取名利的工具;他利用网络影响力在当地兴风作浪,让人闻之色变,成为“网络黑势力”;他从未在党政机关任职,却试图插手当地项目审批、人事变动……

在全国公安机关集中打击网络有组织制造传播谣言等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中,湖南省衡阳市公安机关破获格祺伟假冒记者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犯罪团伙案件。警方掌握其200多起犯罪线索,已初步查证36起,受害对象涉及全国10多个省市的企事业单位和干部群众,涉案金额数百万元。目前,格祺伟等5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逮捕。

“负面炒作”横行当地

2010年以来,格祺伟长期假冒记者,四处搜集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普通干部群众的“负面信息”,以在网上曝光、负面炒作为要挟,或以帮助删帖为名,提出以“广告费”、“宣传费”或送高级礼品等方式进行敲诈勒索,金额、价值动辄数万、数十万元。

“找到这个人的电话,给他发短信,把有关内容、我是谁、写过哪些报道发给他,要他回复我这个事情。他要是回复,我就要求见面并让他支持一下;要是不理我就继续发帖报道咯。”短短两三年时间,格祺伟以这种成熟的“套路”横行当地。

20134月,格祺伟根据湖南某报驻衡阳记者站记者匡某(另案处理)提供的线索,在网上散布“贫困县贱卖土地给开发商抵债”,称祁东县政府未经合法手续,将一块土地低价卖给某公司。

随后,格祺伟联系该公司负责人彭某,称自己是湖南某报驻衡阳站记者,帖文系其所发,要求对方出面“协调”此事。彭某回复称该地通过合法手续竞拍取得,帖文内容纯属子虚乌有,拒绝见面。遭拒后,格祺伟继续发帖负面炒作,彭某被迫答应见面。

“我在网上发布正面报道没人理会,反而报道这些负面新闻,立马就与我联系。”格祺伟面对彭某质疑其在网上散布虚假新闻时这样回答。随后要求彭某在湖南某报社做广告“摆平”此事,否则继续爆料。彭某只能向格祺伟支付6万元“广告宣传费”,但广告根本未做。

警方查明,格祺伟为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便于进一步敛财,多次以新闻报道形式在网上散布失实帖文、虚假信息,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其中,“衡东交警打人”的失实报道,致使正当执法交警成为媒体炒作下的受害者和牺牲品。

2011511日,事件发生当天,格祺伟与多家媒体记者到衡东采访,但因其不能出示记者证采访被拒。据介绍,格祺伟“非常不满,认为没给他面子,对此怀恨在心”。

513日,格祺伟以中国网湖南之声全媒体记者的身份在网上散布“湖南衡东交警打人遭千人围堵掀翻警车”的失实报道,多家知名网站进行转载,其中仅人民网转帖的点击率就达到107.5万余次。

根据有关部门事后的调查报告,交警上街执勤是正常的执法行为。在执法过程中有执法依据,执法程序符合规定。没有发生打人行为,也没有千人围堵。但迫于压力,衡东有关部门劝说当事交警接受处分,以息事宁人。

“当时领导找我谈话,让我接受处分,谈话一直持续到夜里一点多,我就不明白,既然我没做错,为何要受到处分。”一名当事交警告诉记者,到现在他还感到“有些委屈”,这件事情打击的不只是受罚当事交警,而是整个衡东交警的工作积极性,严重影响了当地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和正常执法活动。

“二干部”谋求更大利益

“人在一些唾手可得的利益面前,变得过于贪婪了,有些忘乎所以。”随着一次次敲诈得手,格祺伟不再满足于仅仅获得一些经济利益和虚名。他曾试图插手党政人事调整,并试图为自己获取一个“光明正大的合法身份”,但被有关领导严词拒绝。

许多受害干部群众反映,格祺伟平时行事张扬,多次在数人在场的情况下索取、收受敲诈钱款,并要求有关部门为其在宾馆、饭店消费付账,甚至威胁、“绑架”个别党政领导干部打招呼、批条子谋求更大利益,民间称其为“二干部”。

“在祁东,敢不回我短信、不接电话的,也只有那个省人大代表周江森了。”嚣张跋扈、横行祁东的格祺伟,曾多次试图以负面报道炒作对湖南远见房地产开发集团负责人周江森进行敲诈,周江森均置之不理。但格祺伟还是找到机会让周江森“出了一次血”。

2011年,湖南映武黄花集团负责人李某找到格祺伟和匡某,称与远见集团在一块土地上存在经济纠纷,请格祺伟等人炒作此事。格祺伟随后歪曲事实散布“衡阳国省代表之争”等多条微博,引起各大网站转载和传统媒体报道。其后,不少合作企业质疑、暂停与远见集团的合作。迫于压力,远见集团向黄花集团支付120万元“捐助款”。格祺伟从中非法获利20万元。

3年来,格祺伟针对我发布了36篇负面报道,前后给我打过多次电话,问我‘你想不想风平浪静’。但我和他是一个县的人,了解他的底细,知道他不是真记者。”周江森向记者介绍说,他完全可以继续不理睬格祺伟,但企业还要发展,没时间与其纠缠,只好息事宁人出钱“捐助”。

“搞定”周江森后,在当地“罕有对手”的格祺伟把目光转向省外,伙同张桓瑞(原现代消费导报社副社长,注册成立北京亿豪鼎业网络传媒科技有限公司,已被依法批准逮捕)组成犯罪团伙,实施更大范围的敲诈勒索。

201211月,张桓瑞获悉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供电局在建办公楼可能违规的信息后,未作核实就安排格祺伟在现代消费网上发表题为《杭州余杭区供电局违规建办公楼》的不实报道,称供电局建设豪华办公楼,配备健身房,超过现在办公面积19倍等。然而据警方介绍,当时办公楼主体都没有完工,更谈不上什么豪华。

12月初,格祺伟等人到余杭以核实网帖内容为名向供电局施加压力。同时表示,“报道虽然造成了影响,但还有可操作空间,可以派人到北京协商处置”。

记者了解到,对于这篇报道,供电局也曾咨询过律师,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但律师表示,当时的法律对如何处理虚假新闻未作明确规定。“发帖人是‘网络大V’,在网上一呼百应,怕自己有理说不清,澄清反而可能越描越黑。”就这样,余杭供电局被迫以“广告费”名义支付格祺伟、张桓瑞20万元。

监督维权置换个人私利

打着监督维权的旗号,抓住一点点问题将其无限放大,格祺伟发帖炒作的目的就是获取名利。他不仅敲诈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获取大额财物,任何一点小利都不放过,普通群众的一些不当行为也被他拿来威胁获取利益。

有的居民因通风需要,自行给房屋加了窗户,或者因担心漏雨在楼顶加隔热层,格祺伟知道后就说这是违建要“报道出去”,居民只好请其吃饭、送礼“摆平”此事。

曾有领导告诫格祺伟:衡阳是你的家乡,你要把你的聪明才智用到正道上,不要只盯着这些负面东西;确实有问题的,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反映,由有关部门按照正规程序调查处理,你要用积极的方式为衡阳发展作出应有贡献。然而格祺伟却回答,我要不这样弄,领导怎么知道我?

“一直以来,这种所谓的影响力、知名度,这些虚荣是我最终迷失的主要原因。”格祺伟在他写的《上网,触网,落网》的悔过自白告网友书中忏悔说,作为拥有数十万粉丝听众的所谓微博大号、意见领袖,却没能更好地把握自己,仅凭一些并不严谨的信息来源,未做更为细致的调查就肆意传播,利用影响力通过一些违法行为牟取不正当利益,给社会及舆论都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

“我就像已经深陷漩涡,却未能看清只要一个风浪打来就会让自己彻底崩溃。”格祺伟表示,愿意为自己的违法行为承担法律责任,同时希望通过自己告知更多网友,要正确合法地使用网络,利用这个自由、平等的平台为社会贡献正能量。

衡阳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周学农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法律真空、管理漏洞、人们的放纵心理,再加上个人主观牟利心态,多种因素让格祺伟越做越大。

“为什么这么多人最终拿钱消灾,一是没有办法,再就是即便你把事情原原本本公之于众,但你已经遍体鳞伤、伤痕累累,企业也已停滞不前。”周江森作为受害人,对于格祺伟的行为方式和伤害有着足够的体会和认识,他说,网络、论坛在一定时间内被这些人左右,而老百姓也没有时间、没有渠道去搞清信息是真是假,再加上水军混淆视听、操控舆论,老百姓不经意间就迷失了方向,选择相信“网络大V”,认为他们说的就是事实。

周学农表示,以前打击这种网络违法犯罪存在法律障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相关司法解释出台后,公安机关就能理直气壮地依法管理、打击,更好地保护群众在网上的合法权益了。同时,受害人要大胆举报、勇于举报,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协助开展工作,净化网络环境,让网络更好地服务群众生活。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