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网络上公开“叫卖”孩子:开价10万“送”3岁儿子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日期:2013-11-22 14:09:09

送养、收养孩子原是非常严肃的法律行为,然而记者发现,在网上一些不负责任的父母甚至人贩子公开“叫卖”孩子,美其名曰需要“营养费”。是谁在买卖孩子?如何监管网络平台?又有什么办法来解决民间巨大的收养需求与正规收养渠道过窄的矛盾?

网络上以“领养”名义“买卖”孩子

“真心盼子”“送养一名女宝宝”……在网上只要输入收养、送养等关键字,便会跳出数百个网页。有的网站、论坛非常活跃,滚动发布各种收养、送养信息。记者在一个自称为国内最大的民间收养网络平台“圆梦之家”看到,其首页上有多位宝宝的照片以及送养信息。该平台公告称,过去5年,平台已成功搭桥送养宝宝78万多个。

QQ群”是民间收养最大的交流工具。通过搜索,记者发现这样的群多达数十个,其中部分群成员超过500人。记者随机加入了其中几个群,看到群里讨论非常热闹,且每隔几十秒,就会有新人加进来。

在网上,大家约定俗成地将送养孩子的人称为“宝爸”“宝妈”,领养孩子的则称为“领爸”“领妈”。由于总是“僧多粥少”,一旦有“宝爸”“宝妈”加入进来,“领爸”“领妈”便会一拥而上,问个不停。记者发现,送养的多数是刚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有的还在“宝妈”的肚子里,“宝爸”“宝妈”大部分称自己未婚先孕、超生或者经济条件差,想给孩子找好人家。

然而这样的送养并非无偿赠送。多数“宝爸”“宝妈”都会提出经济补偿,若是孩子还未出生,还需提供待产服务。补偿少则两三万元,多则十多万元。

记者联系到多个“宝爸”“宝妈”。一位上海“宝爸”说,由于女朋友意外怀孕,自己打工收入低没有存款,无法养孩子,提出“怀孕期间照顾女友”及生产后提供3万元营养费的要求。一位同在孕期的深圳“宝妈”则提出要5万元,称“以后一定和孩子一刀两断”。最让记者吃惊的是,一位江苏的“宝爸”直接把他3岁儿子的照片放在QQ空间里,开价10万元,称自己和妻子离婚了,孩子养不过来。

一位曾经想领养孩子的“领爸”说,他和“宝爸”“宝妈”见了面,但对方列出了一长串的补偿清单,总费用达8万元,无奈最终放弃。一些“领爸”“领妈”称“这不是卖孩子吗”?并且担心中间混杂人贩子。事实上,在网络上“领养”孩子,一般是谁出价高谁“领走”。

非法“收养”后,紧接着的是连环造假

按照我国收养法规定,涉及生父母的送养,只有在“有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子女”的情况下才可以,而且需要到民政部门登记确认,严禁买卖儿童或者借收养名义买卖儿童。最高人民法院等多部门2010年联合发布的《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也再次明确,“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的”,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论处。去年一位成都男子将刚出生不到一个月的女儿通过论坛以2.5万元的价格卖给了河北一对夫妻,最终获刑5年半。

事实上,不仅这样的送养、收养不合法,后续为了给孩子落户,还涉及到一系列伪造准生证、出生证明等问题。一些论坛和QQ群上,有不法分子专门以伪造证件为生,一般一张出生证明价格在5000元左右。

一位中介向记者介绍,他们在河南、山东等地有多个合作医院,而且多是正规的公立医院,只要告诉夫妻身份信息、孩子信息,就能在一周内办好出生证明。“在我们指定的医院,只要花4000元,如果是其他省的非指定医院,加价2000元,保真。这钱也是要分给帮忙的医生的。”

这位中介说,她做这个生意已经多年,为很多“领爸”“领妈”服务过。为了让记者相信,她还传过来一份空白的出生证明。她甚至透露,自己本身就是某医院的妇产科医生,条件便利,“不过医院不留存根,谁都怕担责任”。

“其实我们也不想这样偷偷摸摸地收养,要拿出一大笔钱不说,收养后的法律风险也很高,弄不好人财两空,但现在没有办法。”一位一年来都在网上寻找合适孩子的“领妈”说。

浙江省民政厅儿童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处处长陈小德说,通过网络收养的多数不会来民政部门登记,主要原因就在于送养的孩子大部分不符合计划生育要求,其生父母也没有达到法律意义上的“特殊困难无力抚养”,甚至很可能部分送养方为人贩子。

与民间私下收养的火爆相比,通过福利院等正规渠道的收养则显得很冷清。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福利院的孩子多数为生病或身体有残疾的。一位杭州的“领妈”曾多次去杭州福利院,但每次都失望而归,“实在没有勇气收养一个病孩”。该福利院工作人员孙婧也承认,福利院里的孩子99%是有病的,“来看的人很多,但领走的很少。”

警惕网络平台成为拐卖儿童渠道

据中国人口协会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国内的不孕不育率高达12.5%,这意味着至少有上百万对夫妻有收养需求,加上不少失独家庭也加入这一“竞争”中,更加使得局面失衡,而目前现行的正规收养渠道较窄。

浙江浙杭律师事务所律师姜海斌说,当前网络收养的最大问题是,由于缺少监管,很可能成为人贩子以及不负责任的父母买卖孩子的渠道。一位“宝爸”向记者承认,他是看到孩子这么吃香,才故意抬高价格。“圆梦之家”也在网站上提醒,这个平台不时会有人贩子出没。

陈小德表示,对民间收养他们一直持否定态度。“健康的婴儿被留在身边卖钱,有残疾才送到民政机构,导致能从民政机构收养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只有从源头上控制私自收养弃婴,让所有的收养都通过正规渠道,问题才会有解决的可能。” 陈小德建议国家加大力度打击这种非法收养行为。

中国公益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华俊表示,通过网络平台的信息沟通可以视为民间互助行为,但是送养、收养行为正式确认、收养身份的合法性确立还是要走法律程序。

“收养、送养不能用市场化的思维去考虑,要从儿童福利最大化的角度出发,什么样的环境适合儿童健康安全地生长,需要政府对两方家庭都进行严格评估,条件不能放宽。”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