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网络毒品交易调查:不断换暗号用快递出货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日期:2013-12-24 11:28:31

导读:在网络的一些论坛上,有一群人互称“道友”,他们平时的问候语是“吃饭去?”在帖子中,不时会有人表示“断粮了”,这些就是吸毒者聚集的平台。他们来到这些贴吧的目的总是围绕着“毒品”:有的是为了交流吸食技术,有的是为了在毒品交易中寻找上线和下线。今年9月左右,在被警方曝光网上百人开视频同时吸毒一事后,与之相关的网络行话也被暴露。然而,网络毒市并没有因此销声匿迹。北青报记者在暗访中发现,众多的毒品贩子和吸毒者重新确定了“暗语”并以此开辟新的在线吸毒者交流平台,已经逐步形成了一个市场——网络毒市。

吸毒暗语不断改变 在线平台层出不穷

“岔道吧”曾是在“溜冰”的吸毒者中比较知名的贴吧,如今贴吧内有超过15万个帖子,注册会员1046位。鼎盛时,该贴吧一天内的帖子就能刷十几页的屏。

由于是各路吸毒者的聚集地,“岔道吧”吸引了很多贩卖冰毒的人,他们将各种成色的冰毒照片晒到网上,并留下联系方式。同时,也有一些人留言询问,谁家的货靠谱,谁家可能是骗子。

在封吧之前,就有不少道友留言提示大家,这里过于热闹,时辰快到了,准备转移。那时,正值警方查出有人开通网络聊天室,组织视频聚众吸毒。

1011日至18日期间,“岔道吧”无法再发言,与此同时,一些新的与吸毒有关的网络论坛相继开始活跃,这些贴吧的命名很多都来自其他行话。其中的几个贴吧建立的日期,正是1011日。“有老人么,过来签到啦,谁认识我?”一些人在新贴吧内寻找着岔道吧的老面孔。

此外,“岔道吧”也并未被遗忘。被封后,为了将“线上毒市”继续下去,“岔道吧”组建了9个群组,其中既有带有暗语的群组,也有群组介绍中写为“一口浓烟吐出美好的未来”的名为“谈谈人生,天天理想”这种名称上不显眼的群组。这些群组最多的有50个成员,达到被规定的最大上限。

除了贴吧群组外,QQ群中,以新的吸毒暗语命名的吧友群一直是活跃状态。而在QQ群中,还有几十个涉嫌贩卖冰毒的群组,名称也都来自行话。

“毒友”接头对暗号 “门槛”设置防卧底

“壶摆好饭吃饱,老子还在天上跑。”“饭摆好壶喝饱,岔了才能天上跑!”这是一个QQ群中两个人的接头语。后者立刻被前者尊敬地叫了声“前辈”。

在很多这些瘾君子的QQ群中,这类“接茬”很多。想要进群,必须通过验证,在验证中表明自己是真正的“道上人”。如果验证留言中露出了马脚,你立刻会被拒绝进群。

尽管如此,一些群组还是时刻担心自己处于危险中。

进入群后,这些瘾君子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每一位成员的资料信息,一位吸毒者曾对一个群组得出结论:“这个群,人太杂了。”有人指出,很多群组中可能有警察卧底,所以审核时还应该再严格些,大家都要小心。

自此前被警方抓获一个网上聚众“溜冰”的聊天室后,视频集体“溜冰”已经少了很多,大家都担心自己被抓。

1212日凌晨1点,人数近140人的某群组发起群视频,邀请大家一起“仰脖朝天唠嗨嗑”。其间,一个人突然在群中说“什么情况,全是部队的,条子(指警察——记者注)大家快跑”,此后40分钟内,本来喧闹的群立刻无一人说话。发现没有事后,群组又热闹了起来。

网络毒贩卖毒品 利用快递方式出货

由于聚集大量“道友”,这类QQ群也是毒贩交易的平台。一次,一个毒贩要出货,标出350元一克的价格,“5个起,广货,上门自提,交易完成报销路费。”

“高了,我250()。”另一人立刻跟出价码。“深圳190()10个起。”第三位也不甘落后。几番竞价引起了“350元”的不满,他立刻晒出多张货品图片,“自己看品质。”

这些图片上,如冰糖状的不规则物品有时四颗一组摆在显示为3.04克的秤上,有时几十个堆成一堆,还有时呈粉末状装在用锡纸做成的槽状板上。

吸引了买家后,“350元”卖家表示,想拿货,得先“证明实力和真心”。

“我一拿就不是几个几个的,”一个买家对他表“真心”说,首次拿100个,往后信任了,再逐步增加数量。他自己也贩毒,“一天就出五六个,就是上线不稳定。”接着,他在群里晒出自己当日收入,一共是19100元人民币。另一人表示,年底了不敢冒险了,只希望寻找一个稳定可靠的上线,好让自己对下线有个交代。

大西(化名)跟大部分吸毒者一样,都是被朋友带着玩上路的。如今,他在河北保定定居,有自己的工作,同时也从上线那里进些小批量的货,买家来自京津冀一带。

他对北青报记者介绍,冰毒随着从上家层层转手的过程,会被每一级下家掺进杂质再转手卖出。他说,北京的吸毒者去他手里买货,除了因为北京管得严以外,还因为他手中的毒品便宜。像成块的纯度较低的“冰糖”,经常是外面只涂了一层粉,却总被卖出6001200元“一个”的价钱。被称为“钻石”的纯度较高的毒品则更贵。

而他手中的“钻石”,不仅可以足克、先试用,还只卖出600元一颗的价钱。另一种纯度更高的“植物肉”,价格则往往变动很大。

由于网络毒市并非由熟人推荐,在出货的人群中混杂着不少骗钱的人。大西对此说,按经验来讲,让人先付钱的多半是骗子,而走快递的并不一定是假货,“快递才安全呢!”

在贩毒的人看来,自己挣的钱虽然是暴利,但这是在拿命换钱,不管是寄1颗还是100颗冰毒,都是“把头挂在裤腰带上的”。一位贩毒的人说,就算这批货路上没事,买家身体有不对劲的地方了,被查出来后卖方也要担责任。整个交易的过程中,卖方需要承受极大的心理压力。

不同于大西,他对快递的方式抱有疑虑。凡是快递,他都要求对方先付款。他常建议“客户”在网上谈妥价格和地点后当面交易,“拿了东西在这边寄,自己空着手回去。”

观察吸毒丑态在网络分享

最开始,冰毒的确会带给人刺激的感觉,有时还会让人产生幻觉,被瘾君子们形容为“锡纸遇上冰,越吸越年轻”。不少人都可以回忆出自己身边朋友吸毒过量后的种种丑态。

一位吸毒者说,自己和朋友吸完毒,就看到朋友将双手放在另一个朋友的背上一动不动。当被问起在干吗时,该朋友说“别动别动,我传授他武功呢!”

还有人在一次世界杯的时候,和几个朋友“溜冰”,发现其中一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然后突然把身边人推开,自己往旁边一滚,大喊“小心,球飞过来了!”

“我现在是大到极点了,看手臂的汗毛会发光,看床边有黑影,看东西都在飘,看自己浑身都是虫子,没敢上窗边看。我听到有人跟我说话,听到警笛,听到有人敲门,听到死去的人跟我说话。”一位自称正在“玩”的吸毒者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

除了幻觉,异常的执着也是“溜冰”后时常出现的现象。不少人在“上头”时,会想去做锡纸和做冰壶等技术活。一位吸毒者介绍,自己的朋友一次“玩多了”,想用一个酒瓶做冰壶。于是,他用指甲刀在瓶子上挖洞,一直挖到第三天都没有停,最后把酒瓶挖裂了。多日以后,这位朋友打电话招呼其他人去他家,展示着自己最终做出的成品,“从此他成了公认的手工帝!”

关注网络毒市让戒毒者心瘾难除

圈子里,一些人会比拼谁不睡觉的时间长,有三天的,有五天的,还有一个月的。

一位玩了四年、戒了一年的老手回忆,以前自己兴奋得可以做一晚上的冰壶。现在的自己,头疼,记忆力超差,嘴巴烂了,脸上还长痘。这些损害在玩一个半月的时候就会体现,随后只会有增无减,“我现在又上道了,下道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辽宁省沈阳市的一位吸毒者阿齐(化名)说,自己玩了几个月后发现太伤身体太费钱,觉得再这样下去没有未来,最后果断决定戒掉。

“我不是富二代,玩不起了。”这是他对其他人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把手机里的联系人全删了,认识的“道友”一律不见面。如今,他已经戒掉一年了,只是偶尔上上相关的QQ群组,“这东西能戒就戒,听我的。”

不过,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群组中,他经常在打听各地冰毒的价格都是怎么算。群里组织视频,他只要在线,便会参加。被问及戒了怎么还视频,他回了句“呃……”便跟人一对一视频去了。

在同一个群组中,戒掉一年又复吸的也不止一个两个人。“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这是流传在不少吸毒者间的一句话。一些人直接在贴吧内表示,正是贴吧和群组内放上的照片和讨论的内容,让自己一看就戒不掉,“这是心瘾。”

故事“这感觉,像在地狱里送别人投胎”

714日,是道友小武(化名)戒毒的第三天。他说,自己就是在这一天熬不住的,这一天已经深深刻在了自己的心里。

从开始的消费者到后来变为销售者,这些年来,小武不停地徘徊在吸与戒之间。他已经伤害了每一个爱他的人,“最后自己也变得有些精神分裂俗称岔道,暴躁易怒妄想多疑,”

在这个圈子里,很多人都伤害过爱自己的人,也有时会觉得被伤害。

一位吸毒者说起了自己身边朋友的故事,这个故事在他的圈子里流传很广。他的朋友跟女朋友去酒店“溜冰”,还没吸两口,女朋友就说出去买东西。过了一会,她带着警察一起出现,说有人逼自己吸毒。“他们都在一起五六年了。”

也有人宣布退出。一位连网名也不留的人说,自己“溜冰”后跟人长谈一夜,两人都觉得太需要一次说心里话的机会了。这次长谈后,他们决定离开这个“肮脏的圈子”,“我明天就结婚,其实本来打算逃婚的,但以后我不会再玩一次,我回家了。”

“肮脏的圈子”的形容并未给他带来多少谩骂。相反,其他人对他说,“好好过,别再见。”以及“这感觉,像在地狱里目送别人投胎,何时才能轮到我?”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