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假“执法人员”对克隆出租车下手 专罚假的哥

来源:新闻晨报 发布日期:2014-01-09 09:40:44

编者按:下面是两个利用伪造身份“假戏成真”的骗局。面对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出于种种心理,人们往往容易卸下“心防”。其实,无论是执法部门还是服务部门,都有完善的工作制度,工作人员在执法和服务时也有极其严格的工作规范。岁末年初,晨报提醒大家,遇疑问时不妨多打几个电话去咨询正规工作人员,遭遇查处或寻求帮助时也不妨看看证件……

利用克隆出租车司机害怕被处罚的心理,4名男子假冒交通执法人员威胁这些司机,要么迫使其弃车而逃要么对其实施敲诈。去年1231日凌晨,机场公安破获这一冒充交通执法人员系列招摇撞骗案。经初步审理,4名犯罪嫌疑人共作案10余起,骗走克隆出租车7辆,涉案金额达20余万元。

到交通队门口叫停车有人威胁有人拔钥匙

去年122321点左右,王某驾驶自己购买的白色套牌克隆出租车沿吴中路行驶拉客。当车辆行驶至虹许路吴中路附近时,两名男子扬招上了车。“两个男的上来说要去虹桥长途客运站。”有生意做的王某自然欣然前往。然而,当车辆行至申昆路近交通行政执法总队四支队门口时,车上的两名男子突然要求停车。“然后其中一个男的说我开的是克隆车,要我下车到队里接受处理。”随后另一名陌生男子绕到王某车前,熄火拔掉了车钥匙。

王某说,“我心虚,害怕被执法队处罚,因为这个罚款很高的。”慌张之下,王某选择弃车逃跑。“他们也没追过来。”

回到家后,王某越想越不对劲,“两个男的穿着便服,也没有出示证件,而且当时也没有其他执法队员从支队里面走出来。”感觉事有蹊跷的王某第二天悄悄返回了四支队,“我发现执法队的停车场内外都没有我的车子,再四下一打听,当天并没有处理过克隆出租车。”王某恍然,自己可能遇到骗子,被“黑吃黑”了。最终,王某在四支队门口犹豫了好几个小时,拨打了110报警,“哪怕被罚款也要举报那个骗子”。

交通队门口曾有口角警方溯源捣毁4人团伙

机场公安分局民警接报后很快进行调查。走访中,民警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巧合“案件”。11月中旬,一个叫李某的人曾经乘坐一辆克隆出租车来到四支队门口,与克隆出租车司机发生争执。“当时那名克隆出租车司机在门口和李某发生了口角,被保安看到了,就把他们带到队里处理。”经办民警回忆,当时李某自称是举报克隆出租车的“热心市民”,而克隆出租车司机也误以为“热心市民”李某是执法人员。

同样的地点、差不多的“剧本”……如此巧合的“案件”引起了警方的重视。通过对李某及其人际关系的排摸,警方初步锁定了以李某、季某为首的4人犯罪团伙。去年1231日凌晨3点左右,机场公安兵分四路,将4名嫌疑人一举抓获。

经审讯,4人交代,自去年11月起,他们利用克隆车及“黑车”司机害怕被罚款的心理,冒充交通行政执法人员拦截克隆车或“黑车”,然后敲诈财物。犯罪嫌疑人初步交代以此手法已骗得7辆克隆出租车,敲诈钱财数起。现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对话嫌疑人]

“从来没有人查看过证件”

记者在机场公安分局派出所,见到了其中一名嫌疑人季某。在这个团伙中,40岁的季某是绝对的“老大”,会说上海话的他是冒充执法队员的最佳人选。

记者:怎么想到冒充交通行政执法人员?

季某:我以前也是开克隆车的,后来有一次被他们(注:正规执法队)查到了,车子被扣了,还罚了钱。(去年)11月初的时候,我在路上看到一辆车,很像我以前开的克隆车,就上去和司机搭讪。没想到,司机以为我是执法队的,吓得车子不要就跑了。我就把车子开走了,后来2万块钱卖掉了。我觉得这样来钱快,就想到做这个“生意”。

记者:执法队员的服装和证件又是从何而来?

季某:我没有正规的制服,就穿自己的衣服。我想就算有人怀疑,我也可以说是便衣执法,而且从来没有人问过。证件是我从网上买的,花了十几块钱,自己再弄个照片贴上去。其实这个也没什么用,因为从来没有人问我查看过证件。

记者:你们骗了这么多次,没被识破过吗?每次敲诈金额多少?

季某:大概骗了10多次,成功率大概八九成,除了这次(被识破)。(低头叹口气再抬起头,好像突然想起来)哦,还有一次,有个人不肯私了,自己跑到执法队里去了,然后我们的人(即李某)就赶紧跑掉了。金额的话,不一定的,一两千都有,有些是没给钱弃车跑了。

记者:怎么挑选作案对象?如何得知对方为克隆车?

季某:一般都选择晚上,视线比较差的时候。以前我也是克隆车司机,最早还开过正规出租车,所以我知道他们的区别,最明显的就是看方向盘。现在出租车车牌应该都是沪FUFVFW,而且车子也是新换过的,用的是小方向盘。而过去已经报废的车子用的却是大方向盘。如果一辆车挂的是现在的车牌,用的却是大方向盘,那肯定是克隆车。我还会试探下能不能用交通卡,不能用就百分之百是。

 

 

每日推荐

专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