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社会征信网

征信网 > 诚信要闻

司机打车软件抢单赶扬招客下车 乘客怒告出租车企

来源:上海青年报 发布日期:2014-03-14 10:00:02

两大打车软件巨头烧钱大战让人们认识了一个新名词——“空车拒载”。的哥们为了来自打车软件的各种补贴,忙于“抢单”而忽视路边不断招手的打车人。看着路边一辆辆空车扬长而过,很多乘客只能自认倒霉,但也有较真的。上海市民严先生前天向浦东新区法院递交诉状,正式起诉上海锦江出租车公司。目前浦东法院已经收下了此案所有的诉讼材料,将于7天后决定是否立案。这也是国内首例因空车拒载而引发诉讼案件。

[当事人讲述]

明明坐上空车却被司机赶下来

空车不停,老人苦等30分钟打不到车;半途抢单,提前让乘客下车买单……一系列的打车问题逐渐显山露水后,市交港局正式对打车软件挥出了组合拳。其中第一条禁令:“早晚高峰禁用打车软件,空车不停为拒载。”上海市民严先生就在禁令正式实施的前夜,遭遇了一辆锦江出租车的拒载。

“其实在被拒载之前,我已经在街头扬招了许久。一辆辆空车从我面前驶过却视而不见。只是这位司机尤为可气,我已经坐上了,却被他生生赶了下来。”如今再谈起这段经历,严先生已心平气和了很多。他并非一定要和出租车司机或公司过不去,只是想通过这起官司,唤起有关部门以及企业对打车软件的重视。

228日下午430分左右,严先生在上海光大会展中心东馆门口的出租车扬招点打车。彼时已接近下班晚高峰,光大会展中心门外打车的人不少。“仅仅在我身边就有5个人在等车。结果不无意外,我们这6人一个人都没打到车。”严先生特地强调,虽然时间临近晚高峰,但当时并不是没有空车。“许多亮着空车顶灯的出租车经过停靠点时,可部部对大家的扬招视而不见,飞驰而去。”

久等不来出租车的那种焦躁心情只有自己知道。终于一辆亮着空车标志顶灯、车牌号码为“沪FV90**”的锦江出租车驶入停靠点,排在严先生前面的一位女士上前打开了车门,坐入汽车。旋即,她居然出人意料地从车上下来,重新招手拦车。虽不知此女下车的原因,严先生还是难掩兴奋之情。立即上前,坐了进去。

不料,该车的哥立即回头对严先生呵斥道:“出去,出去!”严先生非常惊讶,不解其意,只看到这位驾驶员手里正拿着一部手机在进行操作,上面显示着“嘀嘀打车”的软件界面。就在这时,一位女士急匆匆跑过来,拉开车门,毫不犹豫地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严先生这才明白:原来,驾驶员刚才在用打车软件接单。

对于司机的无礼拒载,严先生非常生气,当场质问驾驶员知不知道上海关于高峰时段禁用打车软件的相关规定?没想到这名拒载乘客的驾驶员却回过头,拖长声音并不屑地说:“31日才实施!”之后,他便不再理睬严先生。无奈下,严先生只得下了车,并记下了该车的车牌号。

之后,严先生向上海锦江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电话投诉拒载事件。33日,出租车公司回复电话,称已经与该车驾驶员核实过情况,并透露该驾驶员当时可能在用打车软件接老客户的单子,所以不能视作拒载。

为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严先生一气之下委托律师起诉维权,要求判定出租车公司拒载行为违约,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记者注意到,严先生并没有提出任何财产索赔,只是要求锦江公司当面道歉,“之所以‘小题大做’起诉维权,就是想借此呼吁,当个人权益受损时,一定要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即便是再小不过的权益,比如被拒载。”

[被告喊冤]

打车软件不叫停 我们也很无奈

在这起案件中,出租车司机是“罪魁祸首”,打车软件是导火索,可结果出租车公司却成了唯一的“受害者”,这似乎有些不合情理。代理本案的上海瀛东律师事务所张浩律师解释,出租车驾驶员开出租车是一种职务行为,并不是个人行为,所以乘客维权时理应起诉出租车公司,依法维权。根据我国《合同法》关于合同成立的相关规定,以及《上海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的规定,客运合同是具有强制缔约性质的合同,在出租车待运空车情况下,一旦因乘客招手时停下来,乘客与出租车的客运合同就已经成立,不得拒载。

本案中,被告出租车在空车待运的状态下驶入道路边待租区域,在严先生拉开车门坐上出租车后,双方的客运合同即告成立,被告必须按照原告的要求将原告送至目的地,被告拒绝履行合同义务驱赶原告下车,应承担违约责任。

而没有起诉打车软件,张浩律师说,打车软件只是种工具。就像杀人者用刀杀人,刀不该成为被告的对象。

锦江出租的相关负责人在得知公司莫名其妙当了被告后叹了口气。因为尚未接到任何来自法院的诉讼材料,锦江出租并不知道此案的发生。不过对于乘客将矛头对准自己,该负责人的语气中,满是无辜与无奈,“对于司机抢单打车软件而引发的空车拒载,公司真的很难管理。其实我们跟乘客站在同一立场,也是对这种行为非常头大。但如今交通部和工信部不叫停打车软件,也就是明确了其合法性。我们企业只能接受它的存在。但是第三方打车软件,真的不在公司的监控系统范围内,我们很无力。”

[业内]

打车软件养刁了司机胃口

上海一家大型出租企业的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对被告单位的同情。“在打车软件出现前,一般很少会有空车见扬招不停的现象,偶尔有一辆车不停,乘客也会善意的认为司机没有看见或有急事,因此从来没有空车拒载这个词。但打车软件养刁了司机的胃口,空车不停成为常态,遭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指责。其实从法律层面来说,在乘客尚未说出目的地之前,驾驶员拒绝运载的行为不能判定为拒载。因此空车不停原则上来说并不能算拒载。把出租车公司推上被告席有些牵强。”

这位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出租车公司如何处理打车软件引发的投诉,目前已经在业内达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则。“像绕道、中途抛客等事件,即使乘客是通过打车软件叫的车,出租车企业也会负责到底。但像拒载、误点这类事,因为无法监管到软件,我们只能向乘客说声抱歉了。我们管不到,也没有人力物力去管。”

对打车软件追根溯源,在这位负责人看来,其引发的种种弊端的深层原因是司机诚信的缺乏,趋利性造成了出租车司机挑客,加价。

[律师]

官司的意义在于引发社会关注

上海君悦律师事务所朱平晟律师说,乘客起诉拒载行为,付出的时间和资金成本可能与要求获得的利益不成正比,未必能达到乘客所要的效果。但这个案件能引发社会各界再一次对打车软件的关注与重视。“有了关注和重视,才会有对打车软件的监管,这个官司的意义就在此。”

大多数乘客反感打车软件加价的行为,乘客“玛露扣的小保姆”义愤填膺:“既然你是服务性行业就要有服务性行业的样子,做个生意挑三拣四,这是谁服务谁呢?以后你去医院,来个挂号加钱,医生看谁给小费多就看哪个病人你觉得怎么样?医生也就是为了提高收入啊!”

但也有不少乘客看好如今管理部门的重拳整治。“对待打车软件,不是去‘乱作为’,也不是‘不作为’。而是在‘乱作为’和‘不作为’之外找到第三条路,智慧地解决打车软件存在的问题。在对市场力量的态度上,尤其是在公共领域,‘乱作为’不对,‘不作为’也不当。”市民毛先生说:“目前上海市政府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整治市场,我们不妨期待一下执行效果,希望上海出租车市场能够回归理性。”

[换个视角]

打车软件该整改 那司机呢?

明眼人读完上文都该心知肚明:这位严先生要想打赢官司并不容易。首先,高峰时段禁用打车软件规定31日起实行,而事发是在228日;其次,乘客在说出目的地之前,法律上不支持成立“空车拒载”的说法。

即便如此,严先生还是针对这辆素不相识的出租车,果断走上了繁复的法律程序,为什么?冲冠一怒真的是为打车软件吗?我看未必。

最近社会上因打车软件预约而被拒载的扬招客一定多得不得了。为什么偏偏只有这位严先生“吃饱了”、“太空了”?一定有“特别”的原因啊!

我注意到这位锦江司机当时的态度,严先生口述中用到的词是:呵斥、不屑地回答、不理睬……我相信他对乘客的这种藐视、粗暴的态度才是造成严先生情绪的真正原因。试想,如果当时这位司机在严先生上车时,是带着一脸歉意地对他说:“真的是对不起,已经有人预订了我的车,麻烦您再等一辆好吗?抱歉抱歉!”严先生还会迁怒嘀嘀,把车企告上法庭,搞出那么大动静来吗?

这看似是个说话口气的小问题,实际上却反映了一个司机的服务态度和职业素养!事实上这也确实导致了乘客的剧烈反应。

都说是打车软件的出现,带坏了风气,把司机们引上了唯利是图的不归路。我却觉得,如果司机本人的职业素养和服务意识长期以来就这点程度的话,哪天打车软件倒了,又来个什么别的“利益刺激点”,司机们一样会无视乘客需求。

软件是冰冷的,人是鲜活的。软件该咋整,是一回事,人该怎么看待自己的岗位,又是另一回事。

专题活动